40岁帕奎奥卫冕WBA金腰带,现场叫板“梅威瑟你怕了吗”|梅威瑟|帕奎奥|布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
  40岁的帕奎奥继续书写拳坛传奇。

  北京时间1月20日中午,40岁的菲律宾传奇拳王曼尼·帕奎奥12回合点数强势击败美国拳手曾经有着“梅威瑟二世”之称的阿德里安·布罗纳,卫冕WBA次中量级拳王金腰带。

  帕奎奥在证明自己宝刀未老的情况下,也为他和梅威瑟潜在的二番战推开了一道门缝;反观布罗纳,只学会了梅威瑟的嚣张,却没有学到梅威瑟的技术和自律,在29岁的黄金年龄就日渐沉沦,不能不说是一个悲哀。

  拿下布罗纳,帕奎奥叫板梅威瑟

  这场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比赛之所以吸引了万千眼球,一方面是老拳王帕奎奥在去年KO马特西后再度登台,另一方面对手布罗纳和梅威瑟一度关系密切,打法上也颇有几分相似。圈内传言,一旦帕奎奥胜出,他和梅威瑟的再度对决将被提上议事日程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一向“大嘴巴”的布罗纳赛前也屡次挑衅帕奎奥,这让比赛更平添了几分火药味。

  布罗纳认为帕奎奥太老了,自己“三个回合就能解决问题”,甚至于他还使用了侮辱对方的语言,“我会给他(帕奎奥)的晚饭准备一些猫肉,或者再牵上一条牧羊犬。”以讽刺东南亚一些国家有食用猫肉的习惯。

  帕奎奥给布罗纳上了一课。

  然而走上擂台永远要靠拳头说话。帕奎奥用行动给比自己小11岁的布罗纳上了深刻的一课。

  凭借敏捷的步伐和组合拳进攻,菲律宾拳王控制了比赛的大多数时间,第七和第九回合两次重创对手,而布罗纳仅仅在头几个回合做出了抵抗,随后完全陷入逃跑状态,最终三名裁判打出117比111、116比112和116比112的比分,一致判定帕奎奥获胜,而ESPN专栏作家丹·拉斐尔干脆认为帕奎奥赢得了所有的回合。

  “坎宁安(布罗纳教练)说要把我打回菲律宾的参议院,他们认为我是一个老家伙了,但我一直在努力训练,我的搭档们都是25岁到29岁,我充满动力,知道自己还能做得更好。”帕奎奥是个低调的人,事实上,他的目标绝不是布罗纳。

  梅威瑟也来到现场观战。

  伴随着此役获胜,最重要的事情在于他已经拿到了与梅威瑟二番战的敲门砖。

  “我不认为梅威瑟击败了我,我期待和他再较量一次,一番战时我的肩膀有伤,如果有下一次,我会打出完美的比赛,让梅威瑟重返拳台吧,如果他还有勇气的话。”站在拳台上的帕奎奥迫不及待叫板梅威瑟。

  接下来就看梅威瑟的反应了,至少从之前得到的反馈看,梅威瑟并不排斥。

  帕奎奥击中布罗纳。

  每场奖金都会捐掉一半

  有人认为帕奎奥在这样的高龄还留在拳台主要是为了金钱,要知道2015年他和梅威瑟的一番战创造了拳击史上的出场费纪录,双方合计收入超过4亿美元。

  但帕奎奥方面并不这么看,经纪人阿鲁姆透露帕奎奥当时捐出了自己约为1.5亿美元收入的一半给慈善机构。

  此番与布罗纳的比赛,坊间传闻,帕奎奥再次捐钱。对此,帕奎奥本人也做出了回应,“我拳击生涯的每一笔收入几乎都有一半用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每当比赛结束我都是这样做到,只是我不想大肆宣扬,与布罗纳的比赛也是如此。”

  相对于热心慈善的帕奎奥,梅威瑟除了拳击给外界留下的最深刻烙印就是“炫富”。

  他过着穷奢极侈的生活,并且乐于在网络上发布视频和照片彰显自己的阔气,时而躺在钞票堆里,时而又在美女的簇拥下饮酒作乐……

  当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选择,梅威瑟纸醉金迷的背后是他在拳台上坚挺的成绩,至今49胜0负,他的不败金身就是他继续揽财的保证。

  从另一个层面看,公众越仇视他的做派,越想看到他被KO,他的商业价值就越大。

  “梅威瑟二世”沦为C级选手

  在这里不得不敲打一下今天帕奎奥的对手,出道之初布罗纳就是梅威瑟的小老弟。拳王在竞技层面给他很多指导和意见,布罗纳的提肩防守就源于梅威瑟的言传身教。

  职业生涯前27战全胜让媒体圈一度把布罗纳当作梅威瑟的接班人,问题是梅威瑟至今屹立不倒,年轻十多岁的布罗纳已经江河日下。

  一样口无遮拦,一样拥有速度优势,但在技术的打磨和战术的制定上,布罗纳的专注和谨慎远逊于梅威瑟,更重要的是,成名后布罗纳开始放纵自己,疏于训练,直到被阿根廷重炮麦达纳狂扁。

  随后布罗纳状态一蹶不振,他可以和梅威瑟一起在夜总会声色犬马,却不能和老大哥一样的刻苦与自律。

  事实上,梅威瑟抑或帕奎奥能够在40岁后还保持绝佳的竞技水平,靠的绝不只是天赋。梅威瑟和嘴炮的大战,准备期近一年;帕奎奥长年保持着严苛的饮食准则,不碰猪肉,基本只食用鸡胸肉和苦瓜。

  在评价布罗纳时,梅威瑟也有话说,“我曾经致力于传授给他真功夫,我告诉他必须要听我的话,拳击方面我们是不同的拳手,使用同样的比赛方式,他只能是C级或者D级的选手,无法抗衡A级或者B级的选手,但他听不进去。”梅威瑟的意思很清楚,布罗纳仅仅是在打拳的方式上依葫芦画瓢、追求形似,这样的拳手永远无法站上最高的舞台。